Actions

Work Header

一个丁宁X风天逸/丁宁X范闲/丁宁X星掌门的4p脑洞

Work Text:

星掌门舍了七分修为献身救了丁宁,丁宁为了天下大定后可以和他在一起,决定前往岷山剑宗,因为唯有得到续天神决,才能帮助星掌门摆脱清心诀影响,真正与他做一对眷侣。*

丁宁在白羊洞附近救了一个人。
这人年纪与他差不多,当时正被人截杀,丁宁路过,见是被郑袖的手下对付了,就暗中出手,帮了他个小忙,助人成功脱身。他这一招隐蔽,连苏秦都没发现,却让被救下的范闲察觉到端倪。
范闲其实是元武的私生子,但是元武与郑袖有私情,忘情负义、抛妻弃子,叶轻眉这等高傲的性子自然不会委曲求全,于最后一战中强受一掌,当时元武修为已至七境上品,这一掌生生毁了她的根基。叶轻眉重伤难愈,没多久就过了身,她临终前将范闲托付给陈萍萍,而范闲一直就想杀了元武报仇。他此来白羊洞,是找他娘亲的故人洞主薛忘虚,叶轻眉的本命佩剑留在这处。谁想,他的行踪被苏秦发现,这才引得丁宁出手相助。

范闲容貌昳丽,脾气却挺暴躁,丁宁救了他,他没一句好话也就算了,还抓着丁宁说他行踪诡异身份成谜必有所图。丁宁怒,却不想与他在这处争执,毕竟元武和郑袖的人还在附近搜寻,让人发现了,两个一起有麻烦。
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范闲虽然性子差了些,但显然还算是盟友,丁宁仗着自己有了星掌门七成功力,修为比范闲高些,硬是乘他不备把他打晕,扛进白羊洞与李道机会和。

范闲醒来之后自然是各种跟丁宁闹,可他都当没听见,随着范闲闹,结果还是薛忘虚帮他们解开了误会。
原本范闲要找元武报仇,薛忘虚就很是担忧,怕愧对故人所托,可如果范闲可以跟丁宁一起,虽然丁宁也还小,但是至少他行事有度、修行精深,两人总比一人好。
薛忘虚口水说干,才劝服范闲,以后就跟着丁宁一同行事。

丁宁与范闲相看两相厌,一个嫌弃对方脾气太坏,跟他的星儿根本不能比,另一个嫌弃对方面目可憎,居然敢打晕自己,却为了报仇,两人还是暂时合作了。
元武修为已达八境中品,星掌门修为未失时倒是八境圆满比之还高,可丁宁得了他七成功力后,只能到不稳定的七境上品,终究差了些。而范闲怎么说也上了七境,好生利用多少能多一分希望。

丁宁在白羊洞修行了一段时光,巩固自己暴涨的修为,当然也没忘了偶尔给武当山去一两封信。直接给掌门传信他是没这胆了,却是写给邱师兄的,旁敲侧击地打听打听掌门好不好,顺便传递一下自己的思念。
邱师兄老怀大慰,以为这娃终于懂事了,还知道惦记救命恩人了,所以很诚实地把他的思念之情都转达给掌门,羞得掌门整个月没出关,谁也不肯见。

之后丁宁带同范闲一起前往岷山剑宗,二人在岷山剑会大放异彩,与净琉璃等人结交,通过岷山剑会后得到续天神决。
丁宁仔细研读神决,略加修改,而后连夜上了武当山,将之交与星掌门。掌门不愿见他,怕见了舍不得又坏了他的计划,他就在武当禁地外守了一整夜,留下满园梅花,第二天才离去。

丁宁的一举一动范闲与他一直一起,自然是很清楚的,他看似游戏人间,对什么都满不在乎,却胸有沟壑步步为营,又对星掌门一往情深,范闲渐渐改观,再加上丁宁很懂照顾人,还事事迁就他,他竟有些动心了。
可丁宁日思夜想都是他的星儿,对范闲的心意没有察觉,只是觉得范闲的脾气比以前更大了,偶尔他也忍不下去要怼回去,可范闲真生气不理他了吧,他又觉得不太舒服,最终还是哄了回来。
这么来回几次丁宁就心累,觉得自己自作孽,索性什么也不说,由着范闲闹累了没力气闹了,他再说几句好话,把人安抚住。
范闲也心累,暗恋得十分辛苦,反复提醒自己清醒一点,别被错觉的温柔骗了,却每每被丁宁沉默不语而后轻声问他累不累饿不饿的样子击中心房,越陷越深。

之后二人共同经历过许多事,楚韩魏赵燕齐踏遍,终于又回到大秦。这时丁宁的修为已到七境圆满,虽然依然比不上元武,可元武几次重伤未愈,实力也不到顶峰,二人勉强算是势均力敌。
范闲为了丁宁争取机会,与元武全力一击对峙后身受重伤,本命佩剑被毁,丁宁带着他逃亡,却遭遇夜枭,被困千座尘山剑阵。

丁宁才入阵就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危险,他拼尽全力将范闲送出阵交与李道机。
范闲想与他共同进退,却终究因为伤重只能眼睁睁看着丁宁彻底被困,他气急攻心在阵外吐出一口血来,幸被张仪救下。

夜枭与剑奴付出精血生命的代价,支起了千座尘山剑阵,誓要将九死蚕传人困死阵中,可其实剑阵本身早已超越他们的掌控,生出了阵灵。
阵灵风天逸是一个超脱境界的存在,他行事随心,并不以外物为扰,和剑阵本身一样只遵循自己的法则,剑阵以剑为基,他却使一根以剑气为形的长鞭。

阵中丁宁险象环生,他强拼尘山围困,却被万千剑意伤了元气,他受伤之后自知境界不够,绝不可能脱身,只好抱元守一先行调息,不再试图破阵,剑阵终于渐渐平静下来。
丁宁心有牵挂,纵然暂时遵循了剑阵法则,切断与外界的感应,却其实行意相悖,因此在他渐渐入定的过程中,竟与剑阵生出了一种感应。

剑阵就是风天逸,风天逸也就是剑阵,他对剑阵法则之下的事物拥有绝对的掌控,丁宁行意有别他自是一清二楚,但是他却不怎么明白,这人连命都要没了,还有什么比命更重要的吗?

丁宁在定中见到风天逸就惊讶了,因为风天逸与他的星儿和范闲竟都有八分相似。风天逸倒是对此不甚在意,因为是在丁宁定中,所以自是丁宁想见到的是什么样,他就是什么样了。
风天逸好奇地问他有什么牵挂,自己都要性命不保,还不肯顺服,能够舒舒服服地死不好吗?执意违逆剑阵只有万剑穿心、死无全尸的下场。
丁宁不答,看着他发呆,风天逸挑了挑眉,举止之间和星儿跟范闲又多相似了半分。

此时的丁宁经过连番逃亡,重伤未愈疲累不堪,还以为自己剑心不稳,终于生出心魔来了,不由得就有些委屈:明知是心魔还是忍不住心生欢喜,自己还有救吗?要怎么跟星儿和范闲解释他们彼此的存在……
丁宁情难自禁,一把抱住风天逸,还一边喃喃自语他就抱一下下就好。
风天逸身为阵灵并不知人事,本来也没有要反抗的意思,被丁宁抱着也没什么情绪波动,正常人该有的不开心或者觉得被冒犯都不存在,他只是很好奇而已。
千座尘山剑阵身负万千剑灵,风天逸隐约知道自己的存在就是为了杀死丁宁,却不知道丁宁是怎样的一个人,值得他的主人和剑奴以生命供养剑阵,就为了杀死他。

丁宁抱了一会儿就发觉不对了,心魔为什么能被抱住的?难道不是无形无影的吗?
他按着风天逸的肩,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疑惑地问他是谁?
风天逸勾起嘴角笑了笑,湛蓝的眼眸中忽然翻腾起无限剑意,丁宁一时不查,被剑意所惑,终于让他拉进了剑阵世界。

丁宁本来就身陷千座尘山剑阵,是在定中与风天逸相见,现在连元神都被他拉进剑阵世界,算是彻底被困了。
剑阵世界的规则只有服从,丁宁有异心,在里面是一刻也活不下去的,风天逸却没有让他这么容易死,反将他带到剑阵核心,这是唯一一处不为剑气和剑意所环绕之处,而且在这里,是可以感应到外界的,虽然外界还是感应不到他。

丁宁不知道风天逸想做什么,为了小命着想,只能老实地待着。剑阵中的世界没有时光流逝,他只能靠感应外界推测。
张仪、李道机、林煮酒和百里素雪等人在阵外多番试探,试图入阵救他,可是风天逸只是随心变幻了阵脉就闭锁了剑阵,连七境宗师都无可奈何。
而后范闲来了,他的伤没有好转,却日日守在阵外,张仪等人劝不住他,只能由他将自己折腾到形销骨立,丁宁心疼得不行,往日里自己这么照顾着的人,现在却自我折磨成这副模样,他恨不能以身代之。

可能又过了五六天,竟连他的星儿都来了。
好吧,至少他的担忧没成真……不需要他自己解释了,星掌门和范闲也没有打起来,两人只是相视苦笑,之后就一样守在阵外不肯离去。

这下丁宁不能忍了,星掌门自从舍了七分修为救他伤了底子,修了续天神决也只是稍有好转,而范闲这些天下来伤重得越发厉害,隐约已是走火入魔的迹象,再这么下去怕也是要修为尽毁,两个都受不了这么折腾的。

丁宁的心念一波动风天逸就有所察觉,他特别疑惑,这人已经完全被困住了,为什么还不死心?

丁宁不知道怎样才能脱困,只好开始打风天逸的主意。他还是不知道风天逸的真实身份,以为他可能就是守阵之人,所以他向风天逸发起挑战。
二人身处剑阵世界,无法以修为决胜,丁宁的修为也比不上千座尘山剑阵,所以二人选择论剑。
风天逸乃是阵灵,生来就有无限剑意,可剑阵终究是人所创造,夜枭的仇恨只能推动剑阵境界却不能推动剑意境界,丁宁两世为人,对剑之一道的探索已是登峰造极,论剑之中的剑道真解开始撼动整个剑阵。

丁宁字字珠玑、振聋发聩,风天逸剑心不稳,终于开始有些害怕,剑阵世界乃是剑阵真灵核心,若是被毁,整个剑阵都会烟消云散,丁宁不可以再待在这里了。
他破坏了二人的约定,不让丁宁继续说下去,鞭子一勾一带,总算回到千座尘山剑阵中。
二人回到剑阵中,丁宁虽然还是拼不过风天逸的境界,却隐约猜到他的身份,能因为他的剑心动摇就牵动整个大阵,这绝不可能只是守阵之人。

只是即使回到了剑阵之中,风天逸却因为这些天习惯了,样貌并无变化。丁宁在阵中是切断了外界感应的,想他的星儿和范闲想得心里发疼,风天逸这张脸简直就是来折磨他的,日日相对之下,他开始只是忍不住抱抱,后来憋狠了,终于想去亲亲。
风天逸也不管他,随着他搂搂抱抱,亲却是不怎么给亲的,他在丁宁的元神里见过他和星掌门那三日,虽然不是很懂,但他知道反正不是什么好事,因为星掌门丢了七成修为呢……可丁宁哄一哄,他倒也不是滴水不进,只是想再近身,那是无论如何都不让了。

丁宁与风天逸相处了些时日,知道他不知人事,抱抱亲亲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欺负了他,却又实在想得厉害无法自控,只能自欺欺人地教风天逸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当然最重要的是,除了他谁也不可以给抱!谁也不可以给亲!
风天逸对这些不感兴趣,反正丁宁讲什么他听什么,听完了无辜地眨眨眼,有没有听进去是另一回事。但他会缠着丁宁讲剑,不讲剑意,光讲剑招剑形。
丁宁一头怕毁了他的剑心跟着剑阵一起崩了,一头又心急如焚想破阵而出,就这种矛盾的心理,多少是给风天逸灌输了一些他的剑意。

二人就这样在阵中又过了些时日,总算到了白启动手的那天。
夜枭强留的意识逐渐消散,风天逸这些天也剑心生疑,千座尘山终于开始崩溃。

丁宁感受着剑阵的动静,心里突然痛得不行,反观风天逸倒是挺平静的,颇有些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感觉。
最终丁宁还是没舍得,当时他的本命佩剑是大刑剑,他硬是用这把剑强留住万千剑意,也留住了风天逸。可是大刑剑算是用不了了,千座尘山剑阵的无尽剑意都被藏在其中,若是风天逸想跟他同归于尽,只需毁了这把剑就随时能做到。

眼看丁宁终于破阵而出,范闲这口气松了下来终于是撑不住了,丁宁都没来得及和他家星儿说上话,就只能赶紧把范闲抱回去。
风天逸带着大刑剑跟在丁宁后面,大家都认识这是丁宁的本命佩剑,知道他应该是友非敌,可他对所有人都爱搭不理的,对星掌门更是有些敌意。但两人外貌八分相似,倒像是一对双生花,只是一个艳到极致一个淡到极致,也是造物的神奇。

丁宁整整行了几天几夜的功才将范闲救活回来,他身受重伤又思虑过甚,隐隐还有走火入魔的迹象,事到如今丁宁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范闲为他尽心竭力,甚至强挡了元武一招,必是离不了他了,他也不能对不起范闲对他这一番情意。
还好星掌门赶到千座尘山剑阵之外时就有所察觉,他舍了功力救丁宁之前,原本都做好天涯陌路、眼看丁宁娶妻生子的打算了,因此丁宁也没费什么功夫就跟他解释清楚。而范闲在喜欢上丁宁之前就知道他对星掌门一往情深,奈何他情难自控,最终走到今天这步他也早都预料之中。

只剩一个风天逸,丁宁算是彻底解释不了了……他讲不清楚也不敢讲清楚风天逸的来历,但本命大刑剑都交托出去,身边人自然也是心中有数。
偏偏风天逸谁都不喜欢谁也不搭理,只是一心一意跟着丁宁,可能因为样貌的关系,对星掌门和范闲还都有敌意,而且他对丁宁的占有欲很强,丁宁跟他们纠缠不清他倒是不理,但丁宁如果哪日没有好好抽空陪着他,他的鞭子就要上手了。
兼且阵灵是超脱境界修为的存在,除非丁宁能够达到无人敢想象的长生境,领会剑道奥义,否则他也无法彻底参透千座尘山剑阵。

星掌门和范闲不喜风天逸,却因其实力颇为忌惮,也不反对丁宁带着他,毕竟丁宁要挑战的是元武,可怕的八境中品,再怎么说境界实力差距都在那里,有风天逸压阵只会更有保障。
只是大刑剑给了风天逸,丁宁随身佩剑又换回了末花剑。

丁宁与元武的最后一战定于长陵,这个一切源起的地方,也要在此将一切结束。

风天逸执鞭傲立于山巅,脸色凝重眉结霜雪,和一旁忧思甚深的星掌门看起来更多了一分相似。
丁宁告诉他自己和元武的仇怨谁也无法介入,让他不要插手,他答应了,所以他今天只是来看着这最后一战。但是如果丁宁真的死在了元武手中,他必会立刻杀掉元武,而后毁掉大刑剑去陪着丁宁。
而元武说到底都是范闲的父亲,无论最后一战结果如何,都太过残酷,所以丁宁药晕了范闲,根本没有让他前来,只留了李道机在胶东照看。而他的星儿是无论如何都劝不住了,而且自从被他下了药着了道,这招也不好使了,他俩又一直聚少离多,丁宁这回凶多吉少,心里也十分不舍,因此最终还是带了星儿和风天逸一起赴约。

二人这一战一般人是看不了的,境界稍低如扶苏都要被压迫到吐血,星掌门也纯是靠风天逸的剑阵法则护着,否则他的功力未复,也是要受牵连的。
还好元武数次重伤,俱是伤在绝顶高手手下,最后一次更是被比他境界还高的东胡僧所伤,动摇了修行根基,如今已是强弩之末。

丁宁与元武拼斗到力竭,终于凭借对修行和剑道的执着,在意境更胜一筹。元武修为尽废,丁宁却看在范闲的份上没有杀他。
元武一生穷极手段只为追求力量与权势,到头来却竹篮打水一场空,终于疯疯癫癫地消失于山林间。

风天逸和星儿扶住了重伤的丁宁,丁宁请扶苏亲政。扶苏宅心仁厚,性情温和,多次出手相助自己这个挟持他的“歹人”,可见其心性良善,必能做一个好皇帝。

之后丁宁回去胶东郡,此后就带着星掌门、范闲和风天逸离开了大秦不知去向,只是听百里素雪讲,他携美游于海外,继续追寻剑道真意,和那无人敢想的长生之境去了。

============

* 这里解释一下:修行清心诀重无欲无求,正是因为丁宁跟星掌门说过,有朝一日想与红颜知己仗剑江湖,星掌门才会说这功夫他练不了,因为他觉得丁宁总是要娶妻的。。虽然星掌门已经被破身,但是他修为道基都在清心诀,所以即使丁宁报仇回来,他们也不可能如普通伴侣一样在一起,除非他愿舍了修行做一个普通人。。没错!清心诀就是这样一个不讲道理的功夫(叉腰

若是让我做编剧,怕是要被禁个七八百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