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离别之时

Work Text:

"你真准备让那孩子走?"
Pao-Pao Cafe店内,金发男子和金发女子并排坐着。酒吧橘黄色的光线穿透桌上的威士忌,让气氛变得暧昧起来。Mary使劲推了推Terry,脸上挂着有些可惜的表情。
"我又不是他,再说男人不就该出去冒险吗。"
"ho-真是你的风格,养了那么多年的小狼狗就那么拱手相让了?"
"嘿,嘿,什么叫拱手相让,他又不是不会回来。"
Terry无奈地给她一个苦笑,手指在吧台上轻敲起来。他有些焦躁,觉得这些个问题很难回答,思考起来也很让人难受。
"你知道的,我始终对那小子有些愧疚。尽管他并不在意,我想弥补一些。"
"可…你不觉得寂寞吗?而且伙食又该打折扣了。"
Mary耸了耸肩并不赞同他蹩脚的解释。
"缺了那小子我照样潇洒,那么担心我可真是受不起。"
"好好,就知道你听不进去。不过,你得好好考虑噢,Terry?"语尾上扬。

一饮而尽杯中所剩无几的酒水,Terry与她道了别。踩在有些泥泞的小巷道上,心中还是纠结了起来。

很突然地,前几日,自称是他舅舅的人说要带走rock,原因里竟然还掺杂着生母还活着这条消息。那相差无几的脸庞确实很有说服力。
一脚踹开了挡在面前的玻璃空瓶,清脆的撞击声惊跑了野猫,忽地掠过了Terry的眼前。
他也像野猫一样,那个时候。

小小的身体蜷在黑暗的角落里,全身发抖,苍白的嘴唇压出几个字眼——鬼使神差地向那个可怜的孩子伸出了手掌,小朋友的眼泪一下子就滑了出来。
把几近冰冷的手放进了Terry的掌心,强行挤出了表示安心的笑容。

不知何时,发现自己的心也随着年龄沉下来了。几年前那股不服输的韧性,在打败名为"吉斯"的男人后一点一点被消磨殆尽。以至于,现在面对rock的离别,更多的是无力,无力去阻止那个朝气蓬勃的少年。
既定事实,又何必去苦苦追求?如果那小子想要去追求的话,那就去吧。

"你喝了酒。"
"嗯。"
"晚饭是总汇三明治。"
"嗯。"
"wooky回来了。"
"嗯?"

抬眼看看rock,发现他面无表情。赤色的眼瞳里看不出藏了什么东西,只好扭头去看他房间里散落的少许行李。
多年的家政经验让rock有了挺好的习惯,至少行李看起来整整齐齐。一点都不像terry,啊,毕竟是养父——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想去就去吧,总要出去长长见识的。"

一阵沉默。

"非去不可吧,那是唯一的亲人。你小子也不要顾虑什么有的没的,相信自己的直觉就好。再怎么说,我们是养父子的关……"
"Terry!"
rock用他的怒吼回答了terry,只是把怒气浮现在了脸上。
养父子的字眼让他觉得窒息,那些相拥着度过的夜晚足以让感情变了味,现在他甚至产生了一种依赖感,与眼前这个男人紧紧相系在一起。

握起的拳头紧绷又放开。
下一秒两人的身影重合,唇与唇揉在一起,手放在terry的腰际狠狠箍住。
"我不想离开……"
"够了,别任性啊,rookie。"
终究是摸上这孩子的发丝,像小时候那样轻轻顺毛。
"……勉强让你任性最后一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