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除夕夜

Work Text:

       西市东市张灯结彩,阳光透过浓厚的云层洒在飞檐上,细碎的金光与高挂的红灯笼连成一片。金桔树结了金灿灿的果实,宫人领了额外的奖赏,脸上挂着喜庆的笑。

       这是今年的最后一天。

       早晨请安、祭祀,下午陆续接见重臣和外邦使节,宴会连同守岁活动一起延续至深夜。明明一整日的忙碌让人疲惫不已,躺上龙塌的我,后脑却始终绷着一根放不下的弦。

       段瑶一整天都有些心不在焉。早晨他尚且一切如常,从下午开始,他和我之间便有些莫名其妙的不自在。他午膳过后便来协助布置宴会,而当时我在处理其他事宜,抽不出空陪他。到了夜晚,他早早入席,就坐在离我不远的位置,却不曾说些礼节之外的话。我注意到他的眼神时不时往我身上打转,我想趁敬酒间隙看看他,可每当我将眼神投向他时,他便轻轻移开视线,像是一只远远跟随而故意躲避我的流浪动物。

       这些便也罢了,他竟然一杯接一杯地喝闷酒。

       听了一天的吉祥话,心情该是甜蜜的,段瑶为什么闷闷不乐?

       龙塌是天下最舒服的床,今晚却不如往常舒适,反而硬得难受,像是故意长出几个木疖肿抵住我的背,叫我翻来覆去,难以入眠。我只好起床踱步,借此指望头脑和身体的酸胀感早些消除。

黑暗中的灯笼隔着门窗,忽明忽灭的微光被朔风挠得暧昧不清,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

“唉。”

       我叹气,是为踱步不能消散的紧绷倦意,更为段瑶表现出的郁结。

       “也不知他睡下了没。”

 

 

       晦日无高悬的明月,夜色深沉,我的影子被远处的宫灯拉得纤长遥远,天地之间除了寒冷呼啸的风,只余我和紫璃行走的沙沙声。

       段瑶殿内黑暗寂静,想必他已经睡下。我屏退想要进去通报的值守宫人,问他要来一盏烛火。

       冬风敲击门框轻轻作响,烛火不敢跳动,在我手心之下小心翼翼地燃着,似是和我一样不愿吵醒这宫殿的主人。淡淡的酒气随我推门的动作扑面而来,借着微光,我看见段瑶一如既往地睡在床的内侧。我没有让人提前通报,没有准备寝具铺在外侧也是理所应当。

       去柜子里拿被褥一定会吵醒他,我想。不然就这样盖着大氅睡一晚吧。

       风儿一阵一阵地刮,比我来时凛冽,偶尔从门框的缝隙里发出骇人的声响,带来毛骨悚然的寒意。

       我蹑手蹑脚地摸上床。贵为享有天下的一国之君,我不知为何生出做几丝贼心虚之意。

       “啪。”

       手腕突然被抓住。我倒吸一大口凉气,惊得差点跳起来。

       “怎么还没睡?”

       “我倒要问你,大半夜当夜猫子,不让人通报就爬上别人的床。”

       段瑶坐起来,三两下帮我脱下大氅,而后把我塞进他的被窝。

       “不让人通报也就罢了,明知自己体寒还逞能不去拿被子。手这么凉,在我被窝里好好捂捂。”

       他一边数落,一边起身拿来我常睡的被褥重新铺了一个被窝,又另外拿了一张很宽大的被子盖在我们二人身上。

       “不管你明天上不上朝,今晚都得在床里面睡。”

       在帮我把被子掖好之后,他终于躺好,双手从厚实的被子底下伸进他本来的被窝里,与我冰凉的手交叠。他的被窝比龙塌还要软和舒服,正和他的关心一样,由内而外使我暖和起来。

        “你什么时候发现我进来的?我的动静很小啊。”

       平时要早朝,为了起床方便、不吵醒他,我通常睡外侧。今夜交换被窝,倒是有种的恋人之间的认可,奇妙而温馨。

       漆黑的夜里,我注视着他的眼眸,他也注视着我的眼眸。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是只要有他在身旁,我便异常安心轻松。

       “我没睡着。而且就算睡着了,外界动静再小我也会醒。”

       “那怎么不早点叫我。是不是想故意吓唬我?”

       “倒也不是。”

       段瑶的指腹轻轻摩挲我的指节,热度透过掌心淌进我的十指,与心脏相连。

       “就是想看看你要干什么。”

        “今天为什么不来找我说话还一个人喝闷酒?我以为你送女儿回宫之后会来金华殿找我。”

       我开门见山,他却不如以往坦率。

       “没。不是故意的。已经很晚了,你那时候应该已经歇下了。”

       “平时还会故意气我的,怎么今天什么都不肯说了。”

       “真的没什么。”

       “那我先睡了?”

       “别罢,陪我说说话。”

       段瑶说话行事一贯直接,现在这副别扭的样子反而把我逗笑了。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要是遇到不吉利的事,告诉我,我都会处理好的。”

       他沉默了几秒,带着无奈的埋怨,闷闷开口:

       “我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好好见到你了。”

       他嗓音低哑,有些介意我的怠慢。

       “最近你不来我宫里,也不传侍寝。来宫里也只是匆匆用过膳就走。我还以为你心里已经没有我了。“

       黑暗之中,他轻轻叹息。

       ”我很想你。”

       衾枕挲挲闷响,我们贴近彼此。我的手和身子已经完全暖了起来。我反握住他的手,低头在他指尖落下一吻。

       “傻瓜,你该对自己的吸引力充满自信。“

       我伸出手抚摸段瑶的脸颊。他长了胡茬,不多,有些扎手,轮廓似乎稍微消瘦了一点。

       “这些天是我不好,是我疏忽你了,都怪我。”

       我挤进他的被窝,他顺势将我搂进怀里,对着我的额发深吸一口气。

       “年底政务特别多,我常常处理到深夜,甚至偶尔歇在承明殿。提前把政务处理完才能给朝臣放假,这样也好让我彻底休息一阵子和你待在一起。”

       段瑶把被我翻乱的被子整理好,不肯留下缝隙让我受凉。在窗外微灯的映照下,我模糊地看见他的目光渐渐柔和,随着时节,从凛冬的冰锥融化为早春的甘露。

       “所以原谅我吧,我的心上人。谁也不能和你相比,这一点你不要怀疑。”

       温热的吐息喷洒在我的鼻翼一侧。段瑶的手插进我的发丝,拇指轻轻抚摩我的耳后,一下又一下,无声地答复了我的请求。我们眷恋彼此的气息和温柔,他缠住我的舌,久久不肯放我离开。

       他喝了很多米酒,酸酸甜甜的,我的口腔被他予以醪糟的香甜,有些不知所以了。他舔舐我的唇瓣,霸道地将我圈在怀里,要我枕在他的手臂上。

       “我这样睡,明天你手臂会酸的。”

       “你安心睡就好,莫要奈何我。”

       他顿了顿,又补充一句:

       “其实我打算明天去金华殿或者承明殿找你。只是没想到你今晚就来了。”

       若说梁祝如同一对痴缠的蝴蝶,段瑶大概是放风筝的人,而我就是那只风筝。他任我飘摇高飞,或许途径朝阳彩云,与鹭鸟结伴嬉戏,而阅尽千万晚霞和山水之后,终究会通过那根隐形而坚韧的线,不顾一切地飞回他手里。

       我在他怀里,他才能释怀,才能允许自己露出脆弱的痂,让我和女儿填补“家“的缺口。

       “段瑶。”

       我呼唤他的名字,他低声应我,并在我额上印下一吻。

       “新年快乐。祝你今年平安顺遂,事事欢愉。”

       我轻轻拍打他的后背,正如他和我的母亲从小哄我们睡觉的那样,我想以妻子的身份,给予他我力所能及的爱。

       “我也很想你。我一直都很想念你。我会年复一年地更加喜欢你。”

       风声不知懈怠地寻找缝隙呜嚎,而我被爱人贴在他的怀里,任由他为我化解平淡岁月中远道而来的寒苦。

       “新年快乐。希望今年风调雨顺,边境安定,贸易繁荣,你能为政事少操点心。“

       他亲吻我的鼻尖,留下微湿的雾气。

        “我会守在你身边。”

       得到爱人的祝福,所有将至未至的担忧都不再重要了。我的意识开始下坠,混沌之中,我迷迷糊糊地看见丰收的水稻和汉人跳的回鹘舞,眼前仿佛浮现出两鬓斑白的我们在横街看花灯的样子。段瑶在我的拍打下呼吸出逐渐规律的节奏,而我也依偎在他怀里,倚靠他的热度沉沉睡去。

       今年一定会是很好的一年。

       我们不曾许下山盟和海誓,但我们是如此默契地成为彼此的软肉和硬骨,在皇宫的擎举和约束之下,互相扶持,执手走过漫长的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