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噩梦缠绕

Work Text:

中计了。

 

为了采集红潮异常活动的数据独身深入,却未曾料及此处的异合生物已然变异出数据库无法匹配的新种。类似深海生物的触手自赤红砂土下猝然生出,拦去他前进的路,而当他回头想要撤离,来时的路却早已被那些未知的、相貌狰狞的异合生物阻拦。

 

那些触手缓缓围拢过来,并不急着将误入歧途的构造体吞吃入腹,只是缓缓收拢一点、再收拢一点。触手在地上蠕动的声音听起来黏黏糊糊的——光是想到这里,被围困其中的构造体便扭紧了眉头,紧紧攥着手中的双枪,后退一点、再后退一点,直到他无路可退,被身后的触手绊倒在地。

 

“……!”

 

大抵是不想让他磕着碰着,身后的触手贴心而及时地将他接住。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些触手便一拥而上,将他紧紧缠住,根本动弹不得。两把造型可怖的枪被狼狈地甩在一边,上面还沾了些不知该怎么形容的粘液。

 

里很讨厌身体不受控的感觉,向来都是。也许是这个机体的运算精度不足以让他脱离困境,只能任这些帕弥什的造物肆意玩弄身体。触手伸入他的西装下摆,冰凉黏滑的半流体顺着他的腰线一路向上,激得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扭动着身子想要躲避。可剧烈的挣扎只能换来更加粗暴的对待,又有几股触手在他的大腿内侧敏感区域来回游动,似乎是有意无意要刺激他腿间的某个部位。

 

“嘶…”

 

他正想通过逆元装置发出求救信号,下意识并拢的双腿被掰得更开。触手分出一股毫不留情的侵入他的口腔,湿滑的触感搅动着他的舌,径直伸向他的喉管。

 

如果构造体可以自主进行意识离线操作,那么是不是就意味着这场酷刑施加的对象仅仅只是一具人形的躯壳?在双重夹击之下他只得被动地承受这些来自机体各处传感器的异常知觉信号,意识海早已被搅成混沌一片。他无助地攥起拳,可触手竟连他的手也没放过,轻巧地滑入黑色半掌手套,玩弄起在手套保护下不常被触碰的仿生组件。

 

可恶…这是怎么……

 

好想释放……但是……

 

缠绕那块仿生器官的触手丝毫没有要放开的意思,甚至还变本加厉企图钻入小孔。白色的烟火在意识海内炸成一片,此刻他什么也感觉不到,却又无比清晰地认识到自己正在被侵犯这一事实。

 

可他什么也做不到。

 

混沌的意识之中,似乎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了枪声。他艰难地睁开眼,模糊的视野中是和自己相貌相仿的构造体。

 

“唔…”

 

金属铭牌随着移动的步伐在他眼前来回晃动,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应该是被意识同源的机体打横抱起来了。总觉得机体还有什么异状,循环系统仍然不能正常工作,在意识海中来回闪烁着错误警告。腹部涨得很,他回想起自己意识离线前最后定格在光镜中的画面,不禁狠狠打了个颤。

 

“怎么了?”乱数停下脚步,不无担忧地扫描着他机体的各项参数。

 

异火身上那些不明的粘液还没来得及清理,此时看起来就像是…

 

“…很、难受。我想我应该可以…坚持到基地进行全面检查。”

 

至于乱数有什么更为高效的解决方法,只要目的能够达到,手段也就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