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战双帕弥什][指库]库洛姆的新衣

Work Text:

“可恶,大家都有婚礼涂装,只有库洛姆没有,这怎么可以呢!”
其实前几天指挥官一直反复盯着丽芙和比安卡的新涂装看,库洛姆就有种不安的感觉,现在他看着指挥官手里展示的纱衣,只有一种“果然来了”的想法。
板式大概是按照他平时穿的衣服改的,只不过材质换成了几乎透明的薄纱,胸口和腰间点缀着大片蓝色的蔷薇,在侧面从腰间分开,又用蓝色的带子维系住,虽然乍一看像他那件外袍的改版,但是库洛姆毫不怀疑这套衣服不能起到遮挡的作用,是完全不能穿出去的、纯粹的“情趣款”。
虽然库洛姆不介意为了任务穿女装,但是、但是……指挥官一脸期待地望着他,左边写着渴望,右边写着想看,撒娇一样拖长了声音说:“库洛姆——我想看你穿,只穿给我一个人看就好了。”
那不然呢?库洛姆叹了口气,答应了。
也不是没有人开玩笑说过他的衣服像裙装,不过库洛姆在意的从来不是他人的看法,但这次是真的裙子,而库洛姆并不是没有性别意识。
……下面空荡荡的。
说了穿裙子,当然没有在里面套上裤子的说法,库洛姆穿的是指挥官提供的紧身三角内裤……好吧,上面确实有一些花哨的蕾丝花边,大腿上绑着一圈意义不明的丝带,唯一让他比较有安全感的就是到小腿的白色靴子了。
“指挥官。”
库洛姆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紧绷着脸。他习惯性地分开腿站立,感觉怪怪的,身体也有点僵硬。
库洛姆看着指挥官,指挥官也看着他,像当机了一样目不转睛地看着。
纱裙下面的身体若隐若现,勾勒出美好的线条,某些不可言说的地方又遮得人心痒痒的,指挥官不禁在心里感叹,不愧是我,选的衣服真好。
不愧是库洛姆,穿得真好看。
库洛姆长得本来就很好,只不过平时总是一副刻板的样子,会让人忘记他漂亮的脸蛋,这大概也是库洛姆自己想要的结果,不过,原本严肃禁欲的构造体,穿上这样清纯又色情的衣服,那种反差真是妙不可言。
库洛姆本来就不觉得自己适合这种衣服,看到指挥官这种没有反应的反应,顿时想换回去了。
“果然很奇怪吧……”
指挥官恍若惊醒,他一个猛虎下山,抱住库洛姆的大腿大声说:“库洛姆最好看了!”
“……”
指挥官对这具机体的迷恋库洛姆是知道的,明明周围有很多可爱的女孩子……但也不是在捉弄他,如果这样能让指挥官保持良好的状态,也不失为一种不错的选择,他也不想指挥官受伤。
“这个时候,你还在想着什么啊,库洛姆?”
指挥官搂住构造体的腰,另一只手从裙摆的开口处伸进去,暧昧地抚摸着暴露出来的大腿,他的额头抵着库洛姆的额头,库洛姆不闪不避,只是一脸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的神情。
指挥官不禁有点泄气,这是什么不开窍的姿态啊,如果说库洛姆没有那个意思的话,为什么每一次都允许他更加得寸进尺呢?
“你不觉得我很过分吗?”
指挥官抱住库洛姆,头埋在他的肩膀里,闷闷地说。
“……不觉得?”
库洛姆不知道自己哪里又做错了,让指挥官发出这样的疑问,事实上,他每一次都再三思考过,觉得以他跟指挥官的关系……嗯……可以接受。
“那我可是会做更过分的事哦?”
指挥官抬起头低喃道。
“……请?”
库洛姆过了一会,憋出这个词来,指挥官笑了,他揽着库洛姆的腰把构造体带到床边,裙子在床上散开,露出白皙的大腿,和在腿上系了一个可爱的蝴蝶结的丝带。指挥官虽然也觉得这种装饰意义不明,不过好看就完事了。
“你是知道,更过分的事是什么吧?”
指挥官亲上库洛姆的眉眼,然后是鼻子,然后是脸,库洛姆的脸红了。这种事他还是知道的,他应该是知道的,确实有指挥官对自己队伍的构造体做那种事情。对于别人的关系,他不好评价,但是对于自己跟指挥官,他是愿意的。
“是。”
库洛姆强作镇定地说着,好像心跳加速似的,他迎上指挥官的嘴唇。
库洛姆的动作像打开了指挥官的某个开关,指挥官含住库洛姆的嘴唇,强势地侵略他的口腔,手从库洛姆的裙底伸进去,撑开贴身的内裤,揉捏着柔软的臀瓣。
构造体的嘴当然没什么味道,但指挥官还是沉迷地卷起库洛姆的舌头,搅动着柔软的口腔。
指挥官抓开库洛姆臀部的缝隙,手指来回抚摸着那个入口,果然很干涩。要是库洛姆会自己分泌液体就好了……只是想想,指挥官内心就更加灼热,那也太色了,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机体,但如果真有那么一种机体,也不错呢……
指挥官发散了一下思维,鼻血都快流下来了。他舔了舔库洛姆的上颌,伸手去拿润滑液——可见他是早有预谋。这到底算是两情相悦,还是库洛姆被动地接受,鉴于现在的结果正是他这次试探想要的结果,指挥官并不想去思考这个问题。看,他也有卑劣的一面呢。
“感觉到了吗,库洛姆?我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已经蓄势待发了。”
指挥官故意用勃起的分身拍了拍库洛姆的大腿,库洛姆的脸更红了。
实在太可爱了。
指挥官用分身轻轻摩擦着库洛姆的大腿内侧,低声说:“把腿夹紧,夹住我。”
库洛姆顺从地并拢双腿,夹住指挥官胀大的、发烫的性器,指挥官一边在库洛姆的腿间缓慢地抽插着,一边在机体的后穴涂满润滑液。
润滑液是凉的,库洛姆却感觉指挥官触碰的地方很火热,不管是指挥官从后面挤进身体里的手指,还是双腿间巨大的形状。
“嗯……”库洛姆微微喘着气,他感觉意识海温度在上升,但是指挥官在这里,所以不会有事的。库洛姆往上挺了挺腰,双手抓住身下的床单。
“你还挺敏感的。”
指挥官低头看着库洛姆泛红的肌肤,构造体的目光有点涣散。他的手指在紧致的甬道里来回抚摸着,在里面涂遍润滑液,库洛姆暧昧的呻吟声便加重了。
“……啊?这是……战斗、不可缺少的……”
库洛姆迟钝地回应着指挥官不需要回应的感叹,然后被身上的人堵住了嘴。
现在可不是说这种正经话题的时候,而且他也不是那个意思。
指挥官亲着库洛姆的嘴唇、脖子,然后隔着薄薄的纱衣含住库洛姆的乳头舔舐着,手上也不停下在他身体里扩张的动作。不知道按到哪里,库洛姆的身体突然猛地一颤,指挥官不禁一挑眉,开始持续进攻那里,库洛姆便颤抖得厉害,下意识叫了指挥官的名字,用他那非同以往的、甜美得令人想要好好品尝的声音。
指挥官呼吸一滞,他最后舔了舔库洛姆的胸口,那里本来就若隐若现,现在被液体打湿,直接变得透明,嫣红的乳头透过来,十分色情。
“把腿张开。”
指挥官沙哑着声音在库洛姆耳边说。
他抽出手指,在库洛姆的配合下,彻底脱下这条穿上没多久就被弄脏的小短裤。
库洛姆没有丝毫犹豫地张开腿,明明身体都红掉了,却一点都不扭捏,指挥官顺利地顶开渐渐形成记忆的后穴,完全进入这具身体。
这是他的欲望,这是他一直想做的事。
简直就像,他要什么库洛姆都会给一样。
“唔嗯……只要、我能做到。”
库洛姆喘息着说,指挥官过了几秒才意识到是自己把话说出口了。
“库洛姆。”
“……指挥官?”
“库洛姆。”
“嗯。”
“库洛姆。”
“……嗯……”
指挥官不断叫着构造体的名字,抬起库洛姆的双腿,轻飘飘的裙子下摆滑落到库洛姆的胸口,没有遮挡的下半身彻底暴露在他眼前。他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他控制不住,他也不想控制,库洛姆压抑的流露出甜蜜的低喘就是最强力的催化剂。
“不要忍着。”
指挥官突然握住库洛姆的分身,库洛姆促不及防地叫了一声。
“不要忍着,这不是什么需要忍耐的事情。叫出来,库洛姆。”指挥官前后夹击着库洛姆,从未体验过的强烈的快感冲击着他的思维。
库洛姆最擅长忍耐疼痛,但是这不是疼痛,他也擅长节制,可是指挥官说,这不是需要忍耐的事。库洛姆变得朦胧的眼睛有点茫然地望着指挥官。
但他又没有在看着指挥官,库洛姆的意识海开始沸腾,他的视线里出现大量奇怪的图案,他恍然听到指挥官说:“什么都不要想。”
于是库洛姆什么都没想,在沉沦的漩涡里,他唯一抓住的就是指挥官。
库洛姆的脸上全是迷乱的表情,他好像完全失去了意识,只是在指挥官的挺入下发出放纵的叫声,双腿也是下意识地勾住入侵者的腰。
真的……非常美丽。
指挥官感觉心里有一种情感不断膨胀着,要是库洛姆是他的就好了,但是库洛姆不是他的也太好了,因为他们只是在生死的间隙中偷欢而已。
库洛姆喘得厉害,他的眼睛已经失去焦距,随着自己每一次抽插着发出淫乱的叫声,完全像另一个人一样。
突然,库洛姆的身体猛地一抽,他的分身软了下去,但是什么都没射出来。
指挥官顿了一下,低声笑了一下,说:“没关系,我会连你的那份一起射回来。”
他维持着插入库洛姆的姿势,接入构造体的意识海。
首先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他跟库洛姆第一次见面的场景,然后是他跟突击鹰小队第一次合作的幻影,他第一次送礼物给库洛姆,他第一次调戏、咳咳库洛姆,他们在空中花园第一次悠闲的相处……指挥官跟着幻影一路走过去,脸上带着甜蜜的微笑,最后他看到了真正的库洛姆。库洛姆像是在发呆,他一只手手拿着武器,另一只手虚握着,像是在拉着谁。
指挥官看了一会,走过去把手强行塞进库洛姆的手里,手指插入他的指缝中交握着。
“……?!”
库洛姆吃了一惊,面带惊讶地看向指挥官。
“虽然是我叫你什么都不要想的,但是你也放空得太彻底了吧。”
指挥官拉起库洛姆的手,在他的手背亲了一下,抬眼望着他,“所以,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库洛姆?”
库洛姆什么都没说,但是他一下脸红了,指挥官就明白了。
“你还记得就好,不然,我只能好好描述一下我现在是怎么插入你的身体,你又是发出了怎样可爱的声音……”
“指挥官!”
库洛姆又羞又恼的声音,竟然还有点气急败坏,指挥官十分满足。
“库洛姆,我喜欢你。”
看着指挥官严肃起来的表情,库洛姆也冷静下来,平静地回应:“我也是。”
“我真的、越来越喜欢你了。”
“我也是。”
库洛姆的眉目间露出温柔的神色。
“所以,快回到我身边来吧。”
指挥官摸着库洛姆的脸,亲吻着这个可以轻易挑起他欲望的年轻人,他不断加深这个吻,亲得两人都气喘吁吁的,然后他们不知不觉回到了身体。
重新控制了身体,那些之前完全被操开的感觉一股脑反馈到构造体的意识中,太舒服了,库洛姆下意识发出艳丽的喘息。指挥官拉住他反射性想要捂住嘴的手,身下又是一个挺入,重重地进入库洛姆的里面。
“啊!”
逼得库洛姆保持意识,没有余裕地叫出声,指挥官还得寸进尺地振振有词:“就是这样,”他握住库洛姆的腰缓慢地摩擦着,来回碾磨那个被开发得敏感得不行的地方,库洛姆在他手下颤抖着,喘得厉害,“这次你可不要太放飞了。只是这种程度,我们以后还会这样做很多次,库洛姆你可不能每次都过载啊?”
“嗯……哈啊……”
库洛姆胡乱答应着,跟指挥官结合的地方变得好像一块蚌肉,一抽一抽地咬紧了对方胀大的分身。
指挥官又是抽插了数十下,库洛姆甚至能听到身体那里传来粘稠的水声,无比敏锐的触感和精准的神经令他十分清楚发生了什么。
随着指挥官释放,缓缓地把疲软的分身抽出来,无法被吸收的润滑液和精液也一起流了出来,简直像失禁一样。
在激烈的性爱下,库洛姆的头发全都散乱下来,红红的眼眶和羞赧的样子十分惹人怜爱,指挥官一下又硬了。
哎呀……做都做了……指挥官按住想要起身的库洛姆,在对方带着疑惑的眼神中把他翻了个身,从后背抱住他愉悦地说:“我们再来一次吧!”